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八十三章 抱歉,一激动拿多了

        三十多年前,张松涛犯下门规修炼邪法被废修为逐出师门。



    从一名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沦落为普通人都不如的废物,他心灰意冷,穷困潦倒,差点饿死在街头。



    好在邓佳的母亲许梦蝶看到他倒在路边,将他接回家内细心照料。



    就在那时,他便爱上了这位美丽善良的富家千金,便在他家求职,当了仆人。



    可是那时的许梦蝶已有婚约,未婚夫就是亿科影视集团董事长的儿子邓伟宏,他那时修为尽废,身体比普通人都不如,心如死灰。



    眼睁睁看着两人结婚生子,他也随嫁跟到邓家,当上了管家,想用余生照顾许梦蝶。



    没想到好景不长,邓伟宏这人十分傲慢,处事之中得罪他人,被人请杀手刺杀,结果那晚邓伟宏并未回家,倒是在床上睡着的许梦蝶身中六刀而亡,好在邓佳那段时间在学校内住宿,躲过一劫。



    张松涛悲愤至极,责备自己没能保护好她,更是深深的记恨上了那晚不知道在哪风流的邓伟宏。



    那晚之后,张松涛在极怒极悲心境之下破而后立,被废的灵根居然奇迹般恢复!



    他重新开始修炼,因为是第二次修炼,有之前的经验,进境迅速。



    六年后,修为再次破入筑基期,他找到那晚的杀手,将其折磨九九八十一天而死,更是盘问出谁是幕后主使,单身一人将其满门灭尽。



    好在那些人都是小角色,就算死了也不会激起太大的波浪,他手脚干净,没有留下痕迹,连邦修真者管理委员会也没有介入调查,被警方认为是普通仇杀。



    不过,他最想杀的是邓伟宏,但碍于他的身份特殊,修真者管理委员会的一位高层还是他父亲的结拜兄弟。



    他不敢太明目张胆,于是想寻找其他不会被追查到的方式杀掉邓伟宏。



    再后来也就发生了现在的事情,但没想到遇到牧北,以至于功亏一篑。



    ......



    邓佳从小就想公主般被养大,哪里见识过这骇人场面,看着倒地而亡面孔痛苦扭曲的三十几名护卫,她呼吸变得急促。



    “我也不会跟你去的,你这个魔鬼!我一定会向修真者管理委员会举报你,你就等着受制裁吧!”



    面前的男子已不再是她所熟悉的张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冷酷,抬手之间便已夺取十几条性命。



    她慌张的开启光脑,想接通修真者管理委员会的通讯。



    “哼!”



    张松涛哪会任由她通知修真者管理委员会,想到委员会内的仲裁者,他就头皮发麻,那是一帮比魔鬼还狠毒的家伙!



    他伸手一点,一道劲气击中她的光脑,直接将其毁坏。



    牧北扶着邓佳,没有任何动作,他感知到刚刚哪一击没有杀意,不会对邓佳造成伤害。



    “我知道你是修真者,快走吧,不要在此白白送了性命。”



    光脑被毁,邓佳知道今日之事已无法善了,好在自己应该没什么危险,只不过是要被挟持了。



    这种关头还关心着别人,牧北倒也觉得这女子心性善良,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想说两句宽慰的话。



    “想走?走的了吗?”



    这次要不是牧北,张松涛这近十年来的隐忍也不会付之东流,他此刻愤怒无比,今日之事除非做的天衣无缝,要不然这辈子都要受到修真者管理委员会的追查。



    他此刻浑身阴气森森,杀意弥漫,已把牧北当做死人看待。



    一道灰色死气绕到牧北和邓佳身后,将他们的后路封死。



    “我想走你可拦不了,不过我现在更想留下来把你揍成个猪头!”



    张松涛差点笑出声来,他到先现在都没见到过如此狂妄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修为却老是大放厥词,他早就看不顺眼了,更不用说牧北这次让他功亏一篑。



    所以他决定,今晚要亲手将这讨厌的年轻人送去见阎王!



    嘴角泛起冷笑,他意念一动,绕在牧北身后的灰气瞬速朝牧北飞去,速度极快!



    “啊!”



    邓佳尖叫出声,这灰色死气刚刚将十几名保镖杀死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此刻又快要让这学生命丧当场。



    “去死吧!”



    看到灰色死气已将牧北全身缠绕,张松涛不再犹豫,控制死气猛地收缩!



    “不对!是残影!”



    并没有出现血肉四溅的场面,死气像是触到空气,原本被缠绕的牧北也渐渐消失不见。



    “答对了,不过没有奖励。”



    头顶牧北的声音传来。



    万钧靠!



    牧北身体猛地加速落下,右肩朝下,似有雷霆万钧之力,狠狠朝张松涛砸去。



    嘭!



    张松涛不愧是筑基期的强者,在最后关头迅速低头,避开要害,让牧北砸在了背上,依旧是声势浩大。



    三成力道透过护身罡气,在他体内肆虐,让他很不好受。



    “混蛋!”



    强提一口真气,朝牧北拍出数掌。



    牧北挥拳相迎,就算是筑基期的敌人,但近战他可不怕!



    炼体破入玉骨境成就先天之躯的他此刻体内力量源源不绝,每一击都势大力沉。



    张松涛越战越惊,面前这年轻人的肉身力量丝毫不比他差,每一击的力道甚至超越过他,击在身上劲力透体,很难化解,这还是刚入学的新生?



    自己可是筑基初期巅峰的强者啊!



    这份实力,只要不涉及修真门派,在联邦中已经可以横着走了,怎么会连个学生都搞不定?!还是个仙医研究学院学医的新生!



    “不可能!看我的化灵大法!”



    他发疯似的朝牧北全力击出数击,乘机拉开距离,全身开始冒出刚刚的灰色死气,浓烈无比,弥漫至整个房间,身体浮空,双眼更是透出妖异的光芒。



    灰色死气化为各种妖魔形状,隐隐间还有尖叫咆哮之声,张牙舞爪的朝牧北而来!



    “你练邪功也就罢了,居然还练的心智失守,我也是佩服。”



    面对着对方的杀招,牧北淡淡的说道。



    牧北虽已成就先天之躯,但毕竟未入筑基期,无法使用各种道法,但他并不慌张,空间戒指灵光一闪,手中已经握住一大把符箓,张张都是散发着浓烈灵力波动的高阶符箓!



    “不好意思,一激动拿多了,我可不想把这里夷为平地,赔不起啊。”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