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八十四章 弄死你个老梆子!

        牧北往前一撒,一大叠数百张各式符箓在他面前悬浮铺开。



    “‘金刚符’去!”



    他弹出三张金色符纸的‘金刚符’,一张瞬间激活燃烧,化成一道金钟罩将他全身护住,挡住了灰色死气化成的妖魔。



    ‘金刚符’乃是佛门高阶护法符箓,不动如山,专克妖邪。



    另两张一张护住邓佳,另一张飞往维生舱护住邓伟宏,使他们不受战斗波及。



    {他到底是什么人?}



    邓佳原本以为大局已定,自己要被张松涛带走,没想到危机关头牧北大发神威,挡住了这声势浩大,恐怖绝伦的一击。



    护住牧北的金钟罩承受着绝大部分的攻击,金光时隐时现,化解着死气幻化而成的妖魔,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死吧死吧死吧!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张松涛看到了牧北面前的数百符箓,认为他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启动高阶符箓可是要花费大量灵力,从他的气息上来看,最多也才灵动初期,启动刚刚那三张‘金刚符’便应该已是极限。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牧北看了一眼眼前的符箓,笑意渐浓,单手掐诀疯狂输送灵力。



    “就你们了,去去去!”



    一百多张符箓被弹出激活,一时间狂暴的灵力肆虐,早已不堪重负的窗户被震的粉碎,连墙壁上都出现一道道骇人的裂痕。



    ‘真火符’、‘天炎雷符’、‘元磁爆裂符’‘混元一气符’、‘腐朽符’......近十种高阶符箓不要钱一般的统统被激活,每种还各有两三张,目标都是不远处的张松涛!



    紫红色的火焰,愤怒的雷霆,狂暴的磁力,粗壮的白芒,还有各种带着毁灭之力的能量团,迎上了灰色死气!



    张松涛范了个大错误,牧北可不是普通的灵动初期修士,修炼的可是《起源真经》这无上功法,修为境界虽然在灵动初期,但体内真元纯粹无比,完全可以媲美灵动中期的修士,甚至灵动后期!



    而且真元消耗之后,恢复的速度也是普通修士的数倍,如果身上带着灵石,那将更快!



    现在牧北身上就有一块之前在邓家楼梯上偷偷扒下的上品灵石,为其源源不断的提供灵力。



    一百多张符箓全部被激活之后,那上品灵石失去光泽,碎裂开来,牧北也有些不支,他收回剩余符箓,开始调息。



    “不可能!啊!真气化形,魔煞护体!”



    看着面前如此多的攻击,饶是连现在被邪法侵蚀的张松涛看的都有些头皮发麻,他全力运转功法,身上的灰色死气翻腾,在他身上化成一件漆黑护甲。



    护甲一形成,挡在前方的灰色死气刚好消耗殆尽,各种攻击朝他急速而来。



    他身影化成一道黑芒,从窗户冲出,,躲路而逃。



    但哪能这么容易就能逃脱,符箓在激活之时就已经将他锁定,他逃往哪边,就追到哪边,速度还异常快速。



    几个折转,张松涛无法摆脱,已经有好几道攻击击中他身体,好在有死气化成的漆黑护甲防护,倒也无碍,击中后有大量气体蒸腾,这是被消耗的死气。



    这些符箓每一张发动的攻击动能将一位灵动后期的修士击成重伤,这么多张一起攻击,就是连张松涛这位筑基初期巅峰的高手都无法幸免。



    “去死吧!”



    他看逃脱不得,干脆迅速朝牧北杀去,想着杀掉这施术者后就算自己重伤也无大碍。



    一抓探出,伴随着阴森死气,隐然间有鬼哭狼嚎之声,破开空气,凌厉异常!



    当!



    在刚刚的对抗中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金钟罩在一声巨响中化为碎片,牧北举拳对轰。



    一拳一抓对在一起,产生强烈风暴。



    那死气一接触牧北的拳头,便缠了上来,想要渗入皮肤,透体而入。



    “嗯?”



    牧北一皱眉,另一拳已经闪电般挥出,击在张松涛腹部,就算有护甲在身,也被瞬间击飞,身体倒飞出去,被紧随而来的火焰、雷霆、元磁,光束吞没。



    “啊!!!”



    惨叫声回荡不绝,张松涛疯狂运转功力抵抗,依旧无法摆脱。



    轰!



    一声巨响,所有的能量一起爆发,产生强烈无比的光芒。



    牧北运转功法,浑身晶莹流转,将那些死气驱散,此刻他凭借先天之体,肉身坚固无比,混圆如一,死气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败在一个灵动期的小鬼手上。先天之体?开什么玩笑!”



    光芒散去,张松涛浑身鲜血溢出,衣服破开好几个大洞,身体也是多出撕裂,样貌惨烈。



    不过他毕竟是筑基初期巅峰的高手,硬生生的顶住了刚刚的攻击活了下来,此时已然重伤,要不尽快疗伤,恐怕性命也要不保。



    “还不肯面对现实?我看你是活在梦里面!小爷我就再多说一句,你再不缴械投降,磕头认错,我就揍死你个老梆子!”



    牧北一脚踏出,又朝他竖起中指做了个联邦惯例手势,狠狠说道。



    “你这小混蛋!”



    一口淤血从口中喷出,张松涛心里简直要被气炸了,但也知道此刻不能再战。



    而且闹出这么大动静,恐怕警察马上就到,说不定修真者管理委员会的驻地专员也会赶来,到时候就麻烦了。



    他强提一口真气,朝地面猛的一击,种植的树木花草连带泥土石块全都卷然而起,往牧北盖去。



    随后他急速远遁,牧北抽身而出的时候已经不见踪影,刚想起身追击,看到空中白光一闪,却又收回了脚步,往回走去。



    “总算到了,看来不用我卖力了。”



    张松涛逃遁的方向,夜空中一道白芒闪过,一位身穿黑衣的人拦在张松涛前方。



    “滚开!”



    张松涛此刻只想快速逃离,看都没看前方是何人就一抓探出,想要将其击杀在此。



    “呵。”



    声音很低沉,那人看到杀招近身,毫不在意,在那夺命一抓离他心口还有几厘米之时才出手。



    张松涛只感到自己的手再也无法往他胸口前进哪怕一毫米,一看才发现原来那人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速度实在太快了,以至于他根本没发觉对方是如何出手的。



    心中一惊,刚想再出拳攻击,但发现自己全身真元被封,无法动弹。



    他猛然抬头,吓得失魂落魄,完全丧失了反抗的念头。



    “你...你...你是仲裁者!”



    原来牧北之前对峙之时就已偷偷给修真者管理委员会发去举报,以备不测。



    那黑衣人听到后也不回答,伸出手指往他额头一点,让其昏迷过去。



    随后他黑袍一卷,两人消失在了夜空当中。



    邓家大院内。



    受刚刚战斗的影响,周围已是一片狼藉,牧北回到房间,散去邓佳和邓伟宏的金钟罩,对她说道:



    “好了,现在该办正事了。”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