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九十二章 重返邓家

        “你们看这是什么!”



    温大师手中的‘龙虎渡厄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散发浓郁丹气。



    “这是!”



    “哦!难不成温老头你!”



    天空中的七道人影看到温大师手中的丹药,纷纷露出惊愕之色,全部降下身来,凑到近前查看。



    之前和温大师交谈的看书老者抓过丹药,激动的端在手上,虽然内心已是波涛汹涌,但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十分的小心翼翼。



    “这!这!这!这是‘龙虎渡厄丹!’温老头,你真的把它炼制出来了?!!!”



    其他人闻言,如遭电击,其中三人更是情难自禁。



    七人之中,有六人和温大师一样,都是修为停滞在结丹期,多年未有精进,以为此生无缘金丹。



    原本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温大师身上,只要他能将‘龙虎渡厄丹’炼制成功,大家都能晋级金丹期!



    金丹期,乃是修真道路上的一道分水岭。



    联邦无数修士中,灵动期、筑基期的修士多如牛毛。



    因为现代科技已经能解析筑基期一下境界的奥秘,在科学的修炼方式之下,配合合理的修炼方案,只要不是资质愚钝之辈,都能在有生之年修炼至筑基境界。



    就算是在往上的结丹期修士也不在少数,据统计,十名筑基期修士当中,就有一人能够修至结丹期,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真正困难的,那就是晋级金丹期了!



    金丹大道,被所有联邦修士称之为金丹大劫。



    一语双关,不仅仅讲得是结成金丹之时需要渡天劫,更是意味着金丹难结。在有生之年能修至金丹期的结丹期修士,一百名当中都不见得会有一位!



    一颗金丹吞入腹,从此我命不由天!



    金丹期修士将全身精元凝结一体,结合天地法则,熔铸成一颗性命交修的混元金丹,威能不似凡人,可以使出大神通之术,是为大能之辈!



    “我哪有这么大能耐,这不是我所炼制的。”温大师叹着气说道。



    “那这丹药?”



    七人之中唯一的金丹期修士开口说话,这人正是数日前把温大师叫去谈话的副校长。



    连他也十分惊叹,本来都已经决定将炼丹系的所有经费都停掉了。这才过了几天,这‘龙虎渡厄丹’居然已经炼制成功了!



    “这......这是一位前辈所炼制的,他刚好路过此地,看到我在炼制此丹,帮了我一把。事成之后将这丹药赠与我一颗,并嘱托我不要将他的名号传出去。”



    温大师欲言又止,没有讲出实话。



    几人闻言,纷纷露出失望之色。不是温老炼制的,那不是说明还是没有办法炼制这丹药?丹药只有一颗,是给温老的,那他们几人咋办?



    温大师在这时又道:“不过我有这位前辈的联系方式。”



    几人刚从天堂堕入地狱,此时又从地狱被捞了起来。



    “那真是太好了!温老头,麻烦你带个话,只要那前辈愿意帮我炼制一颗‘龙虎渡厄丹’,我愿意倾尽所有积蓄!”



    “我也是!任何条件,只要那前辈愿意也帮我炼制一颗,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算上我......”



    没有达到金丹期的六人都竞相开口,让温大师传个话。



    “那好吧,不过我也不能保证这事能成,希望诸位做好心理准备。”



    温大师回答的滴水不漏,修真和现实一样,都是自私和残酷的,有句话说的好----死道友不死贫道!



    不一会儿,其余几人都起身离开,温大师特意传音给之前交谈的看书老者,让他最后离去。



    待众人都走完之后,他递出另一颗‘龙虎渡厄丹’给那老者。



    “你这是?!”那老者又惊又喜的说。



    “别说我骗你们,别人我不管,你可是我兄弟,丹药只有两颗,这颗是给你留的。”温大师淡淡的说道。



    他们两人从小便相识,一起修真,一起炼丹,现在数百年过去了,也只剩下了这么一位至交好友。



    “别的不说了,多谢!”那老者深深的看他一眼,真心实意的说道。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炼丹的那位。”



    “那前辈?”



    “别多问,多时候我领你一起去拜访......”



    牧北此刻正坐着租用的飞行葫芦,往邓家住所疾驰而去。邓佳之前就已经通知他前去签署股份转让合同,这都过了三天了。



    俯瞰下方,是高楼耸立,人群川流不息的闹市区,在空中也不时有飞梭车和飞行法宝飞过。



    绕过一座浮空的街区,飞行葫芦往下穿梭,已经快到目的地了。



    “牧先生!”



    早已等在门口的邓佳看到牧北,高声问候道。



    牧北跳下法宝葫芦,拍了一拍上面的光脑,让它自行飞回。



    “牧先生我们进去吧,我父亲已经在等你了。”



    邓佳开口说道,不过脸色有些不自然,好像还想说些什么。



    这自然逃不过牧北的眼睛,他没多说什么,随着她进入宅院大门。



    屋内打扫的很干净,之前大战被破坏的地方也全都修补完善,恢复了之前富丽堂皇的样貌。



    大厅内,一位西装革履,看起来很精神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正打开着光脑浏览者信息,正是数日前清醒过来的邓伟宏。



    他看到牧北进来,也没有起身。



    “小牧来了啊,快快请坐。”随后示意邓佳到外面候着。



    待牧北坐定,也不等他开口,又说道:“没想到平时我最信任的张管家居然会加害与我!唉,也是我自己眼瞎,这次他被仲裁者带走,没个几百年别想出来了!这次能醒过来真是全靠了小牧啊。”



    “小事,我刚好懂得破他那法咒而已,要不是看邓小姐发布的任务奖励丰厚,我还不想来呢。”



    牧不想与他多扯,将话题引到正题上来。



    “哦对!对对对!这个报酬不能少了!”



    他说着边打开光脑的转账界面,直接划出十亿联邦币到牧北之前预留的账户上。



    “小牧啊,这十亿联邦币是你应得的,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晚上留下来吃晚饭再走吧。”



    邓伟宏转完账,笑着对牧北说道,却是一字不提亿科股份的事情。



    牧北面色不改,他现在是知道为什么刚刚邓佳会神色不自然了,现在看来只怕是这邓伟宏想赖账。



    “我说邓总,是不是还少了点什么?”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