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九十八章 破!玄阳龙火阵!

        一个圆形的阵法将两人包围起来,阵内温度急剧升高,短时间内已经达到了一百多度,还在往上增长!



    所有的灵石开始迸发出火焰,那火焰开始为黄色,随后渐渐转为深红色。



    嗷吼!



    转为深红色的火焰幻化成为一条条火龙,狰狞的龙头开始咆哮出声。一时间数百条火龙飞舞,情景无比壮观。



    “去死吧!”



    阵师以自己作为阵眼,真元疯狂输出,手中法决变化,指挥火龙全部朝牧北冲去!



    此时阵内的温度已经瞬间升高至接近五百度,所有的花草都被焚烧殆尽,温度还在迅速上升,连破损的建筑都在慢慢融化!



    “还有十五秒,杀!”



    面对漫天火龙,牧北丝毫不惧,身穿灵铠的他一跃而起,调动浑身精元,气势攀升到了至极!



    真形意----饕餮!



    身后出现上古凶兽饕餮的虚影,随后虚影将其包裹,他整个人都幻化为了这一洪荒凶兽,狂暴的气息爆发全场!



    “吼!”



    牧北幻化的饕餮一声怒吼,一口吞下了近身的一条火龙,随后朝阵师冲去,沿途数十条火龙根本无法阻挡他前进,都硬生生被冲散,就算有火龙冲击到了饕餮身上,冒出道道烟气,不知道有没有造成有效伤害。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什么?!”



    阵师惊骇欲绝,他从没见识过这样的招数,“玄阳龙火阵”是他最强的招数,此刻以他的修为施展出来,怕是连筑基后期的修士也要饮恨当场,怎么就无法击败这小子?!



    他惧怕了,也开始疯狂了!



    剩余所有的火龙都被他聚集起来,凝聚成一条无比巨大的火龙,一边将其护卫起来,一边朝牧北攻伐而去。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光芒耀眼无比,强烈的爆炸直接将禁制冲破,一道爆炸的能量光柱直冲天际。



    “是谁赢了?!”



    躲在远处观察战况的邓伟宏看着战场,心里焦急万分,手心捏紧,脸上一滴冷汗滑落。



    现在他是真的后悔了,这一战下来,花大价钱雇佣来的‘血杀’四人已经死了三个,现在最后一人也是身死未知,就算是赢了,代价也是无比巨大,他的内心简直是在滴血!



    身旁的邓佳也是眉头紧皱,她在担心牧北,原本就是她发布的任务,这下倒好,连累了对她们家有恩的牧北。



    这时,爆炸的强光渐渐散去,光影中一道人影,依稀能看清正是那个阵师!



    “太好了!看来是‘血杀’赢了!这下那小子该消停了,什么东西!敢跟我作对,敢威胁我?哼!现在连后悔的机会都没了!”



    邓伟宏心中大定,十分舒畅,往前走去想要看看阵师情况如何。



    邓佳双脚一软,倒在地上,心中懊悔无比,想着是自己害了牧北。



    “大师,你辛苦了,那小王八蛋消停了吧?”他往前快走几步,想去搀扶阵师。



    但下一刻他看清了,那道人影往前七歪八扭的走上了几步,脸上身上全在溢出鲜血,随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眼看是不行了!



    而他的身后,一个魔鬼似的身影正缓步往他走来,不是牧北还能是谁!



    刚刚的对决中,牧北也是身受重创,灵铠上有些损伤,尤其是胸前位置,表面有些破损,滋滋滋的电流声听得很清楚,不过也没有大碍,灵铠有着自动修复功能,只要不伤及核心,几日之内便能恢复如初。



    “啊!不可能!你别过来!别过来!”



    看都这黑色的身影,邓伟宏腿都软了,还好他是筑基初期的修士,,瞬间反应过来,朝反方向跑去。



    咻!



    还没跑出几步,他感到胸口一凉,知道不妙,低头一看,发现胸前有一段猩红的刀刃透出,正是之前那四人中唯一的女子的兵器,此刻已从他后背插入,捅了个对穿!



    这猩红匕首是一柄法宝,可以吸食敌人鲜血,只一会儿,邓伟宏就感觉全身力量被抽走,全身渐渐干枯,扑通一声倒地,眼看是不行了。



    “是一把好武器。”



    牧北走到他身边,拔起匕首收入空间戒指,灵铠也从他身上剥离,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只不过看起来好些地方都破损了。



    他已经从‘罗天降世’的状态中回复过来,此刻脸色惨白,嘴角溢出鲜血,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



    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危险之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坐下调息起来。



    邓家的大院基本已是报废,建筑、花草、树木,统统都看不到踪影,还好有阵师提前布置下强力禁制,要不然数位筑基期修士之间的战斗,随随便便就能造成极大的破坏。



    一场不到半小时的战斗,死去四位筑基期修士,杀死他们的还只是一位仙医研究学院的新生,这要是放到外面,绝对是一则上头版头条的新闻,在整个联邦都要掀起一阵风浪!



    所有的家仆在禁制破除的时候就都已经跑完,现在只有邓佳还倒在地上,她单手撑地,让自己直立起身子,之前邓伟宏被杀的场面她都看到了,现在正双目无神的看着牧北。



    “你不杀我吗?”她朝牧北问道。



    正闭目调息的牧北睁开双眼,看着她说:“我牧北一向恩怨分明,杀光所有该杀之人,而你属于不该杀的。”



    说完,正当他想再次闭起眼睛的时候,天空中有一道厚重的威压降下,随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哈哈哈哈!好一个恩怨分明,好一个杀光所有该杀之人。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你!”



    “仲裁者大人,你怎么来的这么慢。”牧北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



    来者正是上次交给他玉佩的仲裁者,此时正从空中降下,来到牧北身边。



    要是有别的修真者在此,听到牧北这么跟仲裁者说话,恐怕要被吓死。



    这可是仲裁者!外界流传他们一个个修为高绝,都是刽子手,犯事的修真者要是落到他们手中,不死也得脱层皮!



    “就算我欠你个人情,但敢在我的辖区内斗,你好大的胆子!”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