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九十九章 叫他们背黑锅

        仲裁者声音中透着怒意,声音如震雷滚滚,让人耳膜刺痛。由于头部被兜帽罩着,看不清脸部的表情,有些猜不透到底是不是真的发怒了。



    “别这样嘛,又不是我的错,我有证据证明。”



    牧北声音有些虚弱,他打开了手上的光脑,移出一片光幕,上面记载的就是刚刚从他进入邓家的大宅开始一直至现在事情结束。



    刚进门的时候看到邓佳那不自然的表情,牧北心里感觉不对劲,便偷偷打开了光脑进行摄像。



    “‘血杀’?这几个兔崽子也是猖狂,不知道这是老子的地盘吗!真是死有余辜!”仲裁者气愤的骂了几句,又对牧北说:“就算如此,你们把闹得也是有点大啊!邓家大宅几乎整个都被移为平地了!这下想大事化了都不行!”



    牧北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当场道:



    “这好办,反正都是你说了算。



    就说邓家被筑基期的恐怖分子袭击,邓伟宏被挟持,但咱们英明神武的仲裁者大人第一时间便赶到当场,与那帮恐怖分子殊死搏斗。



    结果当然是仲裁者大人神通盖世,摧枯拉朽一般将恐怖分子全部杀死,但很不幸的是,最后恐怖分子看逃命无望绝望之下鱼死网破,将亿科影视集团的董事长邓伟宏残忍杀害,但他的女儿邓佳侥幸活了下来。



    最后锅都由‘血杀’来背,英雄你来当!”



    那仲裁者也没想到牧北会这么编出一段情节来,愣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这小子很皮啊......不过我喜欢,合我胃口!就照你说的来办!不过,那小姑娘不会把事情捅出去?你可是杀了她千方百计才救活的父亲啊!”



    他撇了撇站起身来的邓佳,对牧北说。



    “不会。”牧北斩钉截铁的说道。



    果然,站起身来的邓佳拍了拍衣服,此时她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又是冷若冰霜的感觉:“放心吧,仲裁者大人,就按照牧北说的来,我不会说出去的。”



    “哈哈,有趣!有趣!警察马上就到了,最后我想问你一句,这种情况下你为何不捏碎玉佩像我求救?”



    他看向牧北的位置,像是要将他看透。其实今天他也很是惊讶,上次碰到这小子是用大量的符箓才战胜了筑基初期巅峰的张管家,他也只是以为牧北是哪个富家子弟。



    没想到这次这小子直接给他上演了以一敌四的大片,还是跨境界战斗!



    虽然赢得了战斗,但明显可以看出牧北此时真元耗尽,经脉多处断裂,身体状况极为不乐观,弄不好连以后的修炼都会影响。



    “因为好不容易让仲裁者大人欠了个人情,哪能用在这种自己能解决的事情上?再说,这次的战斗让我获益匪浅才对。”



    一边运转功法疗伤,牧北一边回答道。



    “唉~”仲裁者一声叹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某人的影子。”



    他身影浮动,瞬间来到牧北身后,手搭在了牧北肩膀上。一道精纯无比的真元探出,想要给牧北疗伤。



    凭他的力量,治疗一个灵动期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真元冲入牧北体内,四散开去想要开始修复体内的损伤。



    {嗯?!不对,这小子修炼的功法有问题!我的真元居然在被吸收!}



    短短几秒钟,输入牧北体内的真元已经被吸收大半,他急忙收回真元。



    牧北也感到了异样,他只是一直在运转功法疗伤,没想到还会有这种效果,只觉得体内原本亏空的真元一下子就补充小半,仲裁者的修为果然高绝!



    “多谢仲裁者大人,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的功法有些特殊。”他率先开口解释。



    其实要不是他现在体内空空如也,真元耗尽,仲裁者会发现其实牧北的真元精纯无比,凝实程度上连他都比不上!



    要知道,这可是金丹期强者的真元啊!



    “哼!”仲裁者冷哼一声,又低沉带又命令般的语气说:“现在应该能动了吧?给我赶紧滚蛋!”



    牧北单手撑起身体,他现在的情况还是很糟糕,现在真元得到补充,勉强还是能动了。



    天空中传来警笛的声音,再过一会应该就会有大量警察驾驶者飞梭警车来到此地。



    牧北朝仲裁者一个躬身表示感谢,后者微微点头,又看向警车驶来处,意思就是他再不走就走不掉了,可以快点滚了。



    之后牧北看向不远处的邓佳,想到现在她无父无母,心中也有些不忍,道:“你是个好姑娘,今日之事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以后有困难可以联系我,我答应为你出手一次,当然你如果想报仇我也随时恭候。”



    说完,强行提起真元朝远处跑去。



    邓佳眼神一直望着牧北离去的方向,眼神中有异样的神色闪动,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天已经渐渐暗淡下去,空中率先出现几颗闪耀的星星,将这原本无趣的天空增添了些色彩。



    牧北离开邓家之后又寻了处安全的地方疗养了一会,待他感觉好了些之后才起身,准备往学院赶去。



    此刻他脸色还有些惨白,但正常行走是没什么问题了,这次使用超越现在境界的力量,给身体造成了很大损害,现在修为跌落至炼气期,只怕一两个月之内是无法恢复原本的实力。



    {还好前几天修成了先天之体,要不然这次付出的代价还要大很多......}



    牧北漫步在市中心,来了天元市也有阵子了,他还没有好好逛过,正好趁此机会放松放松。



    不得不说,作为全联邦十个天级市之一,天元市的繁华程度超越了牧北的想象,就是十个地星市也没法跟其相比。



    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我只能打个比方,地星市那样繁华的城市和天元市相比,就好像一个是人间的集镇,而天元市则是天上的宫殿。



    欣赏着一座座具有超现代化气息的雄伟建筑,记忆浮出脑海,牧北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前世宗门罗天圣宗的一片片景象,仿佛就在眼前,历历在目。



    走着走着,他走出闹市区,来到了一条弯道口。



    “快让开!”



    前方的叫唤声让他从回忆中惊醒,只见一位女子骑着一辆梭轮摩托,速度起码上到了两百多码!而她的身后则是有着起码十余位警察驾驶着飞梭警车在急速追赶着她!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