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一百章 是不是耳光扇的不够响亮

        梭轮摩托的速度实在太快,牧北眼看就要被撞到,这一下要是撞实了,恐怕连先天之体都承受不住要受重伤,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虚弱状态。



    那驾驶梭轮摩托的女子身穿黑色紧身衣,身材是极好,一头红色长发随风飘散,她眉头紧皱,也是没想到这弯道口居然刚好有人迎面走来,此时想拐弯已经来不及!



    那女子认定那小子必死无疑,这么年轻有个灵动初期就顶天了,要是撞到那不得断手断脚,心中不禁为其默哀。



    但她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身后上方数十辆飞梭警车正呼啸着警笛,速度极快,每一秒都在与她拉近距离。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牧北脚步诡异的往边上撤出一步,但身体却像是鬼魅般的撤开了十米有余,梭轮飞车如同一道闪电在他原来的位置穿过,牧北看到那女子正用错愕的眼神往他撇来。



    缩地成寸!



    他刚刚正是用缩地成寸这神技躲过了一劫!这可是一种顶级的身法,流传极广,但真正会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缩地成寸这样的顶级身法秘技要是出售的话,那绝对是天价中的天价,有人愿意倾家荡产来获得它。



    这身法修炼大成之后一步跨越山川大河也是等闲,牧北现在的修为也只是一步百米而已。



    {好漂亮的女子,比之水小欣也不遑多让。}



    牧北在路边立定,望着天空中飞梭警车一量量疾驰而过。



    声音渐渐远去,他也不做多想,继续往前走去,光脑中显示的目标位置已经不远,还有大概十多公里。



    一个多小时后,他来到了目的地,正是之前每次坐公交车回校的站台,此时夜已深,在等车的只有他一人。



    其实对于之前两次每次都能碰到那个喝的烂醉校友盛佳静他也有些发虚,但之前在光脑上一查,附近去仙医研究学院的就这公交站点最近些,考虑到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到这边来坐车吧,正好也能好好逛逛。



    {不会又这么衰碰到那女神汉子吧.....不过说实在的,她身材真是比超模还棒!那手感......}他中心暗想,不仅微微一笑。



    突然间,他眉头一皱,脸上露出痛苦表情,嘴里一个吞咽强行吞下了什么,原本已经恢复些血色的脸颊瞬间又变得惨白。



    {不好!之前躲闪又强行运转真气牵动伤势了!}



    他急忙运转功法,疏导体内济乱的真元。



    噗!



    一口瘀黑的鲜血喷出,伤势被强压了下去,感觉好转了很多,但还是感到体内阵阵痛楚传来,提不起劲力。



    这时,公交车刚好到站,牧北乘了上去,还是找到老位置,坐下后闭目调息。



    {快些到学院吧,还好我之前还调配了些疗伤的灵液,还有‘元一丹’......}



    一站又一站过去,公交车都是灵能悬浮动力,开的很平稳,一股倦意席卷而来,牧北靠着座椅有些想要睡去。



    迷迷糊糊中,他脑海中无数纷杂的画面闪过,有这一世小时候与那抚养他的老爷爷相依为命的情景......有生活在垃圾场中每日翻倒垃圾,看有没有有用的物品......有上学时班内同学嘲笑他的场面......也有身为修真强者时与妖兽殊死搏斗的热血画面......有驾驭飞剑冲天而起,与一位绝美女子携手共游的景象......有漫天雷霆暴虐,自己只身而上,一拳轰破劫云的画面......



    一时间,他心神失守,像是要沉入识海回忆当中!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情况,要是陷入进去,很可能就会迷失其中!



    牧北这次受伤太过严重,强行透支潜能提升力量,已对神魂造成影响,原本识海中的记忆禁制有所松动,现在才回发生这种情况!



    一旦深陷进去,那除非是有大神通者施法将其召回,不让将像中了梦魇咒的邓伟宏一样无法苏醒!



    他的额头不停的有冷汗冒出滑落,看得出很是痛苦。记忆太过庞杂,他此刻的意识犹如在海上狂风暴雨中的孤舟,时刻都有可能沉入海底!



    “我艹,真是倒霉,又是你这小子!”



    恍惚中好像有什么声音在跟他说话,很遥远,声音很轻。



    “怎么?见到老娘装睡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报上次之仇!”



    声音好像清楚了些,但依旧像是在极远处。



    “妈的,好像不对劲。嗨!你怎么回事?睡觉睡的‘鬼压床’了是吧?醒醒!醒醒!没办法了,先扇你几个耳光!”



    随后牧北发现现在身处的识海发生激烈震动,还有一阵阵轰鸣声。



    啪!啪!啪!啪!



    每一声都让眼前无数的记忆碎片散去一部分,最后他好像看到了一丝亮光透露过来,牧北朝那亮光出奋力挤去......



    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牧北看到一黑发美女正卖力的扇着他耳光,不是他口中的‘汉子女神’还能是谁?!



    “停停停!我醒了!”



    他已经清醒过来,此时还有一丝心悸,刚刚实在是太险了,只怕再晚一会,他的意识就将深陷进去,到那时候就麻烦了,不是几个耳光能解决的问题。



    “我靠,还以为你要挂了,都准备给你实施抢救!你什么情况,‘鬼压床’了?”



    面前化着淡妆的瓜子脸眨巴着眼睛,此时还单手领着牧北的衣领,将他微微拎起。



    “大姐,你别急,先把我放下来再说。”情况无法解释,牧北也不想告诉她,双手举起说道。



    “哼!怎么又碰到你了?你不会是跟踪我吧?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老娘每次外出回来都跟你坐同一班车!”



    盛佳静将手放开,也不等牧北说话,俏脸微怒,恶狠狠的盯着他。



    “大姐,我哪知道为什么老是和你同一班车啊?我也不想的啊!巴不得离你远点呢!”牧北无奈的说。



    “你说什么!老娘跟你说,我们学校里面至少一半以上的男生都想和我坐一班车,你居然还一副这么嫌弃本姑娘的表情,嫌刚刚的耳光不够响亮是吧?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盛佳静举起了手又装作要扇过来的样子。



    牧北急忙道:“停停停!我服了你了姑奶奶!你这是公报私仇,那次我只是看光了你而已,又没把你怎么样,别这么记仇嘛!”



    “你还敢说!我!”



    听牧北这么一提起上次的事情,盛佳静脸上泛起一抹桃红,显然是想起了那日的画面,有些羞愤。



    “别你啊我啊的了,到站了姑奶奶!”



    听到到站的声音,牧北哪还敢多做停留,一个窜身从她身边冲出,往门口跑去。



    “这次谢谢了......”



    在将要走下车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回头朝盛佳静道了声谢。



    身后追出来的盛佳静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来一句,还以为是她把他从‘鬼压床’的状态下叫醒的感谢。



    “你给我站住!我们的账还没算完!”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