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路遇袭击

        牧北直挺挺倒下,后背心一个骇人的伤口,这一下将他射了个透心凉!



    鲜红的血液流了一地!



    过了一会,袭击他的人应该是觉得不放心,天空中又射来一道光束,目标正是他的头部!



    千钧一发之际,倒下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亡的牧北往边上打滚避开光束,随后一个鲤鱼打挺干脆利落的起身。



    他迅速扫视四周,第一时间判断出攻击的方向,随后一个闪身一座高楼后侧,这是对方的盲点,极快的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上次温大师送给他的那瓶‘补元益气丹’,打开瓶盖就往嘴里倒。



    随便咀嚼两下吞下丹药,抬起手就往胸口几处止血大穴点去,然后运转真元想压制住伤势。好在牧北刚刚扭转身体时让那光束的射击角度变化,没有射中心脏,躲过一劫!



    他双眼冷峻,分析判断着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人敢在市区内对他动手?



    虽然现在已是深夜,周围还没有任何行人,但这里可是天元市,强大的仲裁者随时都会赶到将其击毙!



    “咦?”



    黑夜中有很小的一声带着惊咦的声音传来,随后牧北盯着的方向一道人影往后以极快的速度离开。



    {对方毫不恋战,而且手法非常专业......恐怕还会再来,以后一定要小心了......}



    牧北等了一会,没有任何动静,便想起身离开。



    “小子,怎么又是你?”



    一道黑影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边,用浑厚的声音说道。



    “仲裁者大人,你可总算来了。你再不来,我的小命可就要不宝了。”牧北一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捂着胸口苦笑着对他说。



    “呵呵,都没中要害,你想死都死不了,还跟我贫嘴。这样的情况下都能避开,连我都佩服你的命硬。”



    仲裁者看了一眼牧北胸前的伤口,又看了一眼四周,心中已然知晓情况。



    “大人,你怎么每次都晚到啊?下次能不能提早一点,我感觉我在这天元市真的很危险啊!还是麻烦您像上次那样先给我疗个伤吧!”牧北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哼!”仲裁者没想到牧北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但上次也是领教过牧北的胆大包天,也没放在心上。



    不过他还是隔空放出一道真元到牧北身上,随后望着前方,用极其森寒的语气道:“在我的辖区搞事情还想跑?!”



    说完他身影在原地消失。



    牧北运转功法,和上次一样,仲裁者传入他身体内的一部分真元在帮他修复伤势,另一部分则在被他自身的真元吸收同化,流转经过丹田之时,再次被黑色小球吸收提纯,释放出更加精纯的真元能量!



    有仲裁者的帮助,伤势很快得到恢复,胸口被射穿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出肉芽,随后闭合,一分钟不到便大致修复完善,只留下淡淡的一道疤痕。



    咻的一声,仲裁者再次回到这里,这一来一去没超过三分钟时间。



    他手上拎着一个身材惹火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连体皮衣,长得很诱人,两脸颊上纹着不知图案的纹身。这女子的背后背着一把最新型的‘毒龙舌’远程狙击光束枪,最远有效狙击距离可以达到可怕的五千六百七十二米!



    “呵,看来‘血杀’已经盯上你了。”



    仲裁者对其施加禁制后扔到地上,从她的左胸的口袋中搜出一枚红色的‘杀’字徽章。



    说道。



    “惹我们‘血杀’的人,还没有人能逍遥的活在世上!”



    牧北刚想开口,那女子倒先发话了。



    “还嘴硬,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掌送你归西!”仲裁者在一旁厉声喝道。



    “小女子不用仲裁者大人多费力。”



    那女子说完,整个身躯就像是泡沫一般,开始一点点融化,最后居然化成了一摊液体!



    一团白光从中冒出,在空气中渐渐飘散熄灭。



    “傀儡?”连仲裁者也有些惊呀,没想到这居然是一具载有意识和一丝灵魂的傀儡,连他都给骗过去了!



    牧北看着一阵皱眉,这傀儡能以假乱真,今日是这幅模样,那下次是不是也能以另一幅模样再来刺杀他?



    只要不找到背后作祟之人,那他日后将永无宁日啊!



    而且光这傀儡看来,就有筑基中期的力量,那幕后之人实力到底如何?筑基?结丹?还是金丹?!



    他想想就感觉头皮发麻!



    {唉,还是现在实力太差......}他心中暗叹。



    “小子,你以后可是有麻烦了。



    这‘血杀’佣兵团虽然在地下世界排名才八十七,但可是出了名的记仇。上次好像是有位结丹期的修真者在他们做任务时打伤了他们的一名成员,最后居然无声无息的被轰杀至渣了!



    而且做得极为隐秘,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最后事情也不了了之。”仲裁者语气怪异的提醒道。



    牧北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唉,小弟我命苦啊~要不仲裁者大人你发发善心,当一段时间我的保镖?”



    “滚!”



    ......



    牧北一路上没有再受到攻击,回到学院已经快接近清晨,。



    他进入宿舍后便又吞下几颗‘补元益气丹’来稳固伤势,之前虽说没有被击中心脏,但差了也没几公分,可以说是极其凶险。



    现在的修为要是失去心脏,根本无法存活下去。



    之后牧北并没有睡觉,而是直接在阳台开始修炼起来,清晨太阳初生之时灵气最为浓郁,而且还伴随着一种玄阳之气,对修炼来说极为有益。



    他修炼的《起源真经》玄妙无穷,好似也是寓意着万物起源,每当在清晨修炼之时,有种全身毛孔都打开,身体融入天地,吸收万物源气的感觉。



    呼~



    一口绵长的气息吐出,牧北觉得全身舒畅万分,每一个毛孔中都透着灵气。



    他睁开眼睛,一道真元在手上随着意念幻化各种形状,微笑道:“灵气透体,真元化形,看来真的要快破入灵动后期了。不过还是要压一压修为,基础打得更加殷实才行。”



    起身,他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打开手腕上的光脑,给温大师发去一则简短的信息。



    “今天下午,准备炼丹。”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