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我为大圣尊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借势

        一条破涛汹涌的大江当中,水流湍急,不时翻滚起五六米高的浪潮。

    就在这航船都没有一艘的江面上,突然间冲出一个黑点,带起一阵水花。

    “真是过分,这‘虚空瞬移符’厉害是厉害,但这个瞬移过来的位置有点过份了吧!”

    这黑点正是穿着灵铠的牧北,而两女,依旧在他手上抱着,只不过......

    “咳咳,我说牧北,你是不是故意的?刚才那空间通道中虽然稳定,但怎么会刮出几阵狂风,把我们的衣服都刮破了?!”

    盛佳静呛出几口水,她和水小欣现在的样子有些狼狈,不过也不能说是狼狈,性感这个词倒更合适一些。

    之前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只有一条条的布条挂在身上,好在关键部位还是遮蔽着的,可由于瞬移的位置是在水里,现在全身都湿漉漉的,残破的衣物紧贴着身体,勾勒出美妙的曲线。

    “连我的天蚕精丝炼制成的宝衣都成这样子了,好在这风只刮衣服,不伤人。”水小欣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淡淡的说道。

    原来牧北的脱身之法就是用上次在‘阵符之城’地界市那符箓店内花了近五十亿联邦币购买到的那张‘虚空瞬移符’,确实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在那种绝境中都能助他们逃脱,就是这符箓是一次性的,已经消耗掉了。

    在灵铠晶眼的增幅下,两女此刻身上的细节牧北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脸不红心不跳,小声嘀咕道:“跟介绍的不一样啊......不会是那制作次符的阵符大师故意的吧......真是......良心啊!”

    “你说什么?什么良心?”盛佳静没听清楚,接着反问。

    “没......没什么,哈哈哈哈。”

    “我说你抱够了没有,是不是可以放开了?我想换个衣服。”虽然上次妖月星上被救时也是被这么抱着,但水小欣还是有些感觉不自在,尤其是现在身上还这个样子。

    在江面上快速疾驰的牧北一个急停,稍稍有些尴尬的说:“好吧。”随后就毫无预兆的放开两女。

    扑通,扑通!

    两女都还未来得及取出飞行法宝,又掉入了江河之中。

    “牧北!!!”

    不一会儿,盛佳静驾着她那变大后的法宝玉佩飞出了江面,正怒气冲冲的朝牧北冲去,看样子不动手干一架是不会罢休了。

    “我靠,大姐!你的大{避免和谐}‘奶’都露出来了!”

    晶眼随着牧北的思绪将那重要部位全部呈现在他的眼前,甚至还很过分的放大了一些!

    这一世的牧北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伙子,正血气方刚,就算有着前世的记忆影响,但身体上还是很诚实。

    血气上涌,面色潮红,心跳加速,甚至......{为了网文界的和谐,此处省略五千字}

    盛佳静听到这话,不由的也是伸手按住胸前乱跳的两对‘玉兔’,羞愤难当,当即从储物袋中取出衣物披在了身上,但身影不停,举拳就往牧北打去。

    但她哪是牧北的对手,尤其现在他还穿着灵铠,没两下子就被制服,被五花大绑后丢在飞行玉佩上{具体怎么绑的自己想......}。

    水小欣也御空飞来,她早已换好衣服,此时面色平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牧北,似带着笑意。

    看着这眼神,牧北哪还不知她将要讲什么,先开口道:“我说大明星,你这么看着我不是喜欢上我了吧?”

    “上次是你救了我?”她直接无视了牧北的话,这么问道。

    “是啊,要以身相许吗?那可能要做小的了。”牧北依旧用调侃的语气回道。

    “那之前见面的时候怎么不说?”她指的是上次在淘京年会的时候,刚好两人坐在前后排。

    “我喜欢做好事不留名啊,道德境界高尚。”

    ......

    三人飞到岸边降落,盛佳静骂了一路,最后在牧北的威胁下{也就是亲手给你洗衣服什么的......}才乖乖的闭上了嘴,也给她解开了捆绑。

    “接下来怎么办?”

    水小欣看了牧北一眼,他此刻已经收起灵铠,瘫坐在地,之前的超负荷战斗让他有些虚脱,此刻正取出了一把灵石在吸收调息。

    他们这次获取的灵石足足有两个储物袋中型储物袋!极品灵石都有好几块!可谓是大大的发了一次财。

    那圣火宗找到的地方实在是个‘仙藏’,这灵石开采出来,足足可以供养他们数十万年,而且那么多上品灵石和极品灵石,更过分的是那高台上的仙晶,足以早就出数位无上强者,成就仙人都是有可能的!

    “那真是个宝地啊,要是让我在那里修炼,不出百年我就能渡劫成仙了!”牧北回想起那大殿内的灵石,不由的感叹。

    “少妄想了,成仙?就你?!”盛佳静在一旁板着脸冷冷的说,刚刚的事情她气的不轻。

    牧北没撘她话,继续说:“这次最大的造化我们已经见识过了,我想除非有仙器之外,再也没有比这更大的造化了!”

    他打住话茬,看了两女一眼,神秘莫测的道:“宝藏就在眼前,你们想不想再搞它一把?”

    “搞?怎么搞?经过这次,圣火宗估计已经加强戒备,他们高手众多,还有个金丹期以上的宗主,我们再去不是找死吗?”盛佳静看着牧北好像又有什么主意,疑惑的问。

    “这确实是一次机缘,单单凭我们这次获得的灵石,就价值不菲,对我们今后的修炼来说也是好处无穷,我们这次侥幸逃脱,但也消耗了你的那张瞬移符箓,下次可就是死境了啊!”

    水小欣想了又想,都没想到可行的法子,毕竟他们三人的修为与那些大派相比较之下实在是相差太大。

    只有牧北有灵铠,能跟长老级别的高手交交手,但人一多也得玩完。

    她们两个更不用说了,盛佳静战力最差,来个筑基期的高手就得逃命。

    而她自己的话,如果动用宗门秘宝,对付筑基期高手还是可以,可结丹期一来,那也无法抵挡。

    “我有一计,只不过不能保证结果如何,但至少可以争一争这机缘造化!”牧北淡淡的说道。

    “什么?!”两女异口同声的问。

    “借势!”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