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7 将府五校
    三百石以下家臣,自有两位国相颁发任命。无须在堂上诵读。

    文官席列喜气洋洋。可武将这边除去王傅黄忠外,竟无一人获得升迁。

    稍安勿躁。我等与王上患难与共,出生入死。今裂土封王,又岂能少了我等。

    果不其然。

    先将王命收拢成卷,收入袖中。国令士异又从另只袖中取出一道王命,徐徐展开:“宣,都护西域辅汉大将军令。”

    “命校尉黄忠任典军中郎将。秩两千石,‘银印青绶’。”

    话音未落。满堂惊呼。

    “臣,惶恐。”黄忠伏地行礼:“臣已为王傅,位极人臣。如何还能再领典军中郎将。食双二千石俸。”

    母亲笑答:“王傅为蓟王所封。中郎将乃大将军所命。所出清楚明了,赏罚皆有迹可循。中郎将可坦然受之。”

    “末将领命。”黄忠这便领命。正如王太妃所说。辅汉大将军开立幕府,与封国平行。身兼二职,自也是人之常情。

    典军中郎将出自典军校尉。

    典,主持,掌管之意也。典军中郎将,平日代大将军主持掌管营事。战时领中护军,节制诸军。

    之所以是中郎将。因位在校尉之上。大将军,营五部。每部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每部军司马一人,比千石。

    “擢升军曲候关羽为辅汉大将军府,前军校尉,秩比两千石,‘银印青绶’。”

    “臣弟,遵命。”

    “擢升军曲候张飞为辅汉大将军府,后军校尉,秩比两千石,‘银印青绶’。”

    “哈!臣弟,遵命。”

    “擢升军曲候徐晃为辅汉大将军府,右军校尉,秩比两千石,‘银印青绶’。”

    “末将遵命!”

    “擢升军曲候周泰为辅汉大将军府,左军校尉,秩比两千石,‘银印青绶’。”

    “臣,遵命!”

    “擢升军曲候典韦为辅汉大将军府,中军校尉,秩比两千石,‘银印青绶’。”

    “噢!末将遵命。”

    中军,又称中垒。中军校尉拱卫刘备中军。非典韦莫属。

    “擢升军曲候蒋钦为辅汉大将军府,前军司马,秩比千石,‘铜印黑绶’。”

    “臣,遵命!”

    “擢升军曲候凌操为辅汉大将军府,后军司马,秩比千石,‘铜印黑绶’。”

    “臣,遵命!”

    “擢升军曲候韩猛为辅汉大将军府,右军司马,秩比千石,‘铜印黑绶’。”

    “臣,遵命!”

    “擢升军曲候崔霸为辅汉大将军府,左军司马,秩比千石,‘铜印黑绶’。”

    “臣,遵命!”

    “擢升军曲候素利为辅汉大将军府,中军司马,秩比千石,‘铜印黑绶’。”

    “臣,遵命!”

    诸如,吕常、阎志、成律归、田冈、马兴、韩隆、陈纪、孙勉、公孙犊等人,皆擢升为各营军曲候。

    武将亦皆大欢喜。

    “右军校尉、左军校尉、中军校尉,兼领王宫舍人。”国令士异又语出惊喜。

    “臣等,领命!”

    “前军司马、后军司马、右军司马、左军司马、中军司马,兼领王宫行人。”

    “臣等,领命!”

    不出所料。武将亦领食双俸。

    品秩最高的黄忠领食双二千石。年俸折钱八十六万四千!

    秩比二千石的五营校尉,兼领六百石王宫舍人。年俸亦可折钱,六十一万二千。

    便是秩比千石的五营司马,兼领比六百石王宫行人,年俸亦可折五十万四千钱!

    等等。

    家臣猛然发觉。为何前军、后军二校尉,皆未能得食双俸?

    关羽、张飞,万人敌。随主公扬名西域,论功居首。不应该啊……

    国令士异这便为众人解惑:“蓟王注曰: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家国天下,家事亦国事。家和万事兴。(蓟王)宫中(大将军)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王太妃、王妃、诸如夫人、义王太妃、义王弟、皆食千石俸。正当时宜。”

    “臣等,谨遵王命。”家臣齐声拜伏。

    原来如此。

    关羽、张飞、黄叙、太史慈。四人乃是蓟王义弟。自当不能以舍人待之。

    家国天下。有理有理。

    再加千石‘家俸’,二人年俸折钱六十八万四千。

    武臣中仅次于黄忠。

    又如,大兄刘文、二兄刘武、四弟刘修,刘氏宗族亦得晋升。

    总之,皆大欢喜。

    每擢升一人,便有王宫侍卫高声通报。再由官吏书于市中布告栏,令史抄录后遍传国境。

    消息一经传出。举国轰动。

    人心随安。

    所谓明以照奸。大王行高薪养廉。麾下家臣官吏,若无此能,又何敢领食高俸!

    五县民众翘首以盼。

    那些添居高位的贪官污吏,纷纷弃官外逃。治下民众拍手称快。

    足见蓟王之盛名。

    大赏群臣后,遂宣五县官吏入殿。母亲好言宽慰,替刘备收拢人心。以前种种既往不咎。以后需处处留心。王国不比郡县。蓟王勤政爱民,嫉恶如仇。

    心中又存侠义。身边亦多豪杰。

    以前做官,跑了也就跑了,逃了也便逃了。

    以后做官。

    不妨试想一下。能逃到哪去?遣一豪杰,便是追到天涯海角。必取项上人头而归。

    不死不休。

    我就问怕不怕?

    有人会问。即便是辅汉大将军幕府,加蓟王宫。官职亦是有限。临乡辖地三百里,斗食小吏多如牛毛。如何能照顾周全。

    无妨。

    升迁,升迁,升而得迁。

    小吏先升一级,干吏甚至连升三级,调往五县。将临乡的为官之道,为官之术,为官之法。悉数传与五县,尽快与临乡接轨。

    各级官吏未到任前。二位国相掌管的市楼和置楼,已先行设立完毕。麾下刺奸、贼捕,细作、斥候。闻风而动。

    将五县民情,源源不断上报临乡。

    风评,亦是判断本地官吏是否尽职尽责的一个重要参考。有或没有,是否属实,都不打紧。先存疑在录。待有司细去验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若为祸一方,自当撤职查办。如何处置,视民情大小而定。

    得益于刘备一手打造的官吏架构。虽远在洛阳,蓟国国政却未受耽搁。五县并入,官吏到任。修路通渠、屯田安民。皆如故事。熟能生巧。一片白泽的临乡,便是最好的试炼场。

    诸如北海一龙三人,已独立执政。崔琰三友,亦能独当一面。

    有个别城邑,大半毁于洪水。本以为无人愿来赴任。岂料新任城长看过后,欣然点头:“尚好。”

    城郭毁去大半,民居多数倒塌。断壁残垣,淤泥没履。民生凋敝至此,上官还口出尚好?

    好在哪?

    有人、有地、有田、有房。还不叫好?本以为选了个难题,岂料如此轻松。汝等可知。今日临乡,昨日乃一片白泽,百里无人烟的督亢?哎,胜之不武啊……

    敢问上官,高姓大名?

    钟繇。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