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浴血天都 > 第五十四章 隆县,翩舞惊鸿
        在李枫林在旬州搅动风云的时候,逍遥楼的两个杀手也来到了隆县,都潜伏在隆县县城寻找机会。
        现在破晓军为了不扰民都是驻扎在城外边,许多地方军队也是一样,只有每个州的驻军才会住在城里面,县城内只有少部分的守军。
        尉迟凌飞正在操练骑兵,现在他依旧搞不懂为什么要给战马套上眼罩,难道要让战马适应黑暗,列山童打算夜晚突袭?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也没往深处去想,对于他而言,太费脑子的事情都不愿意去想。
        无意中看到纪纲和络幽两人神色诡异,偷偷摸摸的往营外走去。他好奇心起,把训练的事情交代给副手,也跟着他们。
        没想才出了营地就刚好遇到回来的张破晓夫妇。
        张破晓今天陪着夫人去拜祭小草和各位死去的兄弟,二人在坟前不免一番伤痛,尤其是诗婉婉哭得稀里哗啦,现在眼睛都还显得红肿。
        赶回军营就看到两人还有后面跟着的尉迟凌飞,就好奇问他们去哪,本来平常的一句话,哪想纪纲和络幽居然涨红了脸,半天支支吾吾。
        张破晓转只有而去问尉迟凌飞,他一脸懵,急忙说:“将军,我也不知道,远远看到二人神神秘秘,就跟过来看他二人有什么鬼。”
        最后还是纪纲说出了实情,原来这几天军营里有去隆县换防的士兵回来说,县城里的百花楼来了一个女子,身穿红衣,容貌漂亮,舞姿优美,最重要的是她有一门鼓技,听完之后心中会念念不忘,人人都说此女为当世第一美人。
        开始二人不以为意,可是随着回来的人说的越来越多,勾起了两人的好奇心,就打算去看看。
        这才有今天偷溜出去的行动,几个男人都露出一副老司机的微笑。
        张破晓听完后笑骂了几人一声,让他们早去早回。
        诗婉婉听到后,想到离开旬州到现在,张破晓一直忙于政务,没有好好陪过自己。
        今天听到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女子就起了也去看看的心思,跟张破晓说了以后,也希望他能带自己一起去。
        张破晓这几天忙着应对几天后的大战,熬了好几夜了,本意是继续回去处理文书,可看到诗婉婉殷切的目光,不由心中一软。
        轻轻说道:“好吧,今天就放松一下,一起去看看吧。”
        见他答应,几人一声欢呼。
        随后一行五人前往隆县。
        隆县历经战乱和灾祸,之前满目疮痍。,现在破晓军占据后,有了一些发展。加之李枫林的修养政策,现在街上已经有了做买卖的人。
        几人走走停停,没多大会儿就到了百花楼。
        百花楼顾名思义就是青楼,可是以前遭遇灾祸,人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钱流连烟花场所。所以关门大吉,在前十天被一个财主把此地买下,里面主要是喝茶,喝酒,赏曲之地,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女子。
        小二看到进来几人气宇不凡,赶紧过来招呼,并安排了一个雅座给他们。
        张破晓事情还多没有要酒,就点了一壶碧螺春。
        纪纲有些急躁,粗着嗓子道:“小二,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个女子很会击鼓,而且舞姿优美。”
        “哟,几位公子,原来你们是为了谷姑娘来的啊。真是巧了,你们先听听这首小曲,下一首就是谷姑娘的拿手曲目《破军》,各位听了以后,肯定会印象深刻的。”小二回答。
        “下一曲才是么,你赶紧去把茶先沏来,爷爷我都要渴死了。”听到要下一曲才是,纪纲有些不满。
        “好嘞,客官请慢等。”
        张破晓知道这个纪纲的性格,无奈的摇了摇头,旁边的诗婉婉却噗嗤一声掩口轻笑。
        “你这个粗人。”络幽也满眼鄙夷的说。
        “你……”
        “行啦,不要胡闹好好听曲。”
        张破晓制止了几人斗嘴,看向台中,现在的台中是琵琶曲,弹的还不错,声音蛮悦耳的。
        听了一会,那弹琵琶的女子起身行礼离开。
        这个女子走后,百花楼的人逐渐增多,没有多大一会就围的水泄不通。
        看这个情况,店家都习以为常,不见慌乱,忙着招呼进来的客人。
        隔了一会见到没有人再进来了,舞台上搬上来了一把古筝,侧边放了一面大鼓。
        看到乐器摆到舞台全场寂静无声,都望向舞台。
        一会舞台后方上来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女子肤白貌美,全身粉色衣裙,五官精致,浓妆艳抹之后显得妖艳,双眉高挑。
        另外一个女子容貌清丽,瓜子脸,一双灵巧大眼,红色衣裙,轻衣罗袖,娇若牡丹。
        这两人正是潜伏此地的小琉璃和谷惊鸿。
        二人盈盈施礼,然后回身走到乐器旁边。
        小琉璃用的是古筝,她坐在凳子上,白皙的十指在古筝上拨弄,轻灵悦耳的琴声就响了起来。
        谷惊鸿听到琴声响起,就开始缓缓舞动身躯。
        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
        在场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谷惊鸿美目流盼,在场每一人均心跳不已,不约而同想到她正在瞧着自己。
        此时琴声骤然转急,少女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
        忽然她自地上翩然飞起,来到大鼓旁以玉足,双手作为鼓槌,不断的敲打那鼓。
        鼓声沉闷幽远而又浑厚,与那琴声合在一起,为大家献上了筝鼓和鸣的独特音乐。
        她的身姿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她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使众人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场内众人大气都不敢出,沉浸于音律之中无法自拔,乐声早已停止而不自知。
        良久之后才猛地爆发出雷鸣般的的掌声。
        两人走到台中望向下方,环视一周后看到了坐在雅座的张破晓五人,小琉璃见到目标出现,激动的露出了一丝杀气。
        坐在张破晓旁边的尉迟凌飞,虎目微闭,盯着小琉璃,一声冷哼,小琉璃只觉得神识一痛,慌忙移开目光。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