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贵族纹章 > 678 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再一次赢下了决斗之后,三少爷带着欢喜地带着自己的下属往回走。

    虽然决斗用的都是木制武器,但骑兵冲撞时力道太大,双方都出现了死伤。死亡的士兵可以得到十枚银币的抚恤金,至于死掉的驮马,做成肉干也是不错的军粮。

    以前父亲一直觉得大哥的理念才是对的,但现在,三少爷明显感觉到,父亲对他的理念更感兴趣了。

    果然,胜利才是说服一个人最好的方式。

    三少爷有点得意地向大少爷挥挥手,也不顾后者那快喷火的目光,先让大多数的骑兵回营,而后自己带着一小队骑兵走另一条路,快乐的事情,当然要和重要的人分享,但走着走着,却发现前面有一个人挡路。

    要是一般人胆敢挡军队的路,三少爷二话不说,直接骑兵踩过去,把人碾成肉泥。

    但前面这人却是穿着明魔法长袍,上面光纹流动。

    他立刻勒马,眼着眼睛看着前方的年轻人。

    “请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挡住我的路?”三少爷皱着眉头问道。

    对于魔法师这种职业,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这已经是共识。对方只是拦路,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敌意,三少爷也就忍住自己不爽的情绪,尽量把说话语气显得平和些。

    贝塔说道:“给一匹驮马我。”

    一听这话,三少爷就笑了:“给你一匹驮马没有问题,但你身为一名施法者,居然打劫到我的头上,是不是略显有失身份?”

    贝塔表情平淡地说道:“昨晚我的马,被你下属偷走了,我也不知道被你们的骑兵带到了哪里,只有直接来问你要一匹了。”

    三少爷挺聪明的,一听这话,就明白肯定又是下面的人私自作主。面对着施法者,他们不敢来硬的,就只能采取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

    三少爷只猜对了一半,贝塔昨天睡觉的时候,并没有穿上魔法长袍,穿的只是普通的华服,那士兵以为他是个出游的小贵族,不敢明着得罪,就想办法把驮马偷了。要是知道贝塔是名施法者,他们肯定连偷都不敢偷。

    “对不起,我为士兵们的莽撞道歉。”

    三少爷下马,微微弯腰,然后心里把那几个士兵骂了个狗血淋头,什么人不惹,居然敢去惹一名施法者,这不是想害他嘛。

    好在这魔法师,看起来挺好说话。

    某个士兵拉着一匹驮马走到贝塔身边,然后又退了下去。

    贝塔正想骑马离开,三少爷突然说道:“阁下,能不能到我的庄园上坐坐?”

    “抱歉,我赶时间。”

    贝塔拒绝了对方的邀请,骑上驮马,转身离开。他先回旅馆付过房租,也不需要收拾什么东西,骑上马就离开。刚出了城,就看到前面有一条骑兵拦在路口。

    不过他们并不是拦贝塔的,因为他们远远看到贝塔,就主动让开了半边的道路。

    施法者的身份,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挺好使的。

    贝塔继续前行,临近的时候,双方互相点头示意,表示好友。

    眼看贝塔就要走过这群人的时候,贝塔却突然心神一动,停了下来,视线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小动作自然引起了对方的警惕,他们大多数人的手,立刻就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虎视眈眈地看着贝塔。

    被贝塔注意的是个年轻人,长像和三少爷有点相似。

    “阁下有什么事情吗?”这年轻人先发话了:“我们似乎并不认识。”

    “我是库克-格林,一位龙脉术士。”贝塔视线移到对方的脸上:“很抱歉打扰到你。”

    龙脉术士,听到这词,年轻的手下更加紧张了,不少人武器都出鞘了一半。术士在所有人的心中,实力是出奇的强,特殊是龙脉。

    年轻人很有风度地起手向下按了按,让下属们不要激动,然后他看着贝塔,有些好奇地问道:“尊敬的阁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腰间的饰物,可以给我看看吗?”贝塔指了指。

    对方的腰间挂着一个方型佩饰,上面有奇怪的纹路,隐约有魔法光泽在流动。

    “行。我叫里斯-索林。”年轻人从腰间摘下饰物,交到贝塔手上:“这个魔法物品很奇怪,是我们的祖传之物,一般都交由长子佩戴,但没有人知道它的用途。”

    “嗯,我知道你。刚才你和别人的骑兵决斗,我也看了。”贝塔接过佩饰,一边端详,一边说道:“虽然你输得挺惨的,但给我印象还是蛮深的。”

    “抱歉,刚才确实是出丑了。”里斯苦笑了一下。

    东西拿到手上,然后就响起了‘嘀咚’的系统音,贝塔心念一动,发现任务系统栏那里,出现了橙色的史诗任务:国家宝藏。

    这绝对是个很珍贵的东西。

    贝塔用手指感觉着这佩饰的质地,然后又看着上面的纹路,再三检查后,他确定了,这玩意确实就是法兰斯先祖王陵的入口钥匙,他在游戏中见过,银色羽翼工会不知道怎么就弄到了这东西,他们把法兰斯王室的先祖王陵洗劫一空,再将过程和任务道具图样都发表在了论坛上。

    当然,这事法兰斯国王室也知道,但那时候已经是游戏的中后期,玩家们中出现了大量的传奇职业,银色羽翼作为第二大公会,实力自然很强,法兰斯国,衡量再三,硬是没再发出通辑令,把这事憋回了肚子里。

    贝塔奇怪的是……如此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上。

    “这东西值得研究,我挺有兴趣的,能不能卖给我。”贝塔一边把东西还给对方,一边问道。

    里斯摇摇头:“不好意思,这东西是三百多年前,有一个奇怪的施法者送给祖先的……总之挺珍贵的。”

    见到方不愿意透露太多关于钥匙的消息,贝塔也不在意,他说道:“我对这玩意上面的魔法纹路,和涉及到的魔法知识很感兴趣,真的不能卖吗?”

    “抱歉。”

    贝塔想了想,说道:“那我用其它的东西和你交易,比如说,让你的骑兵团能打赢你的弟弟。”

    里斯眼睛一亮,显得很心动,但他还是艰难地摇了摇头。

    贝塔看出来了,对方确实是有交易的念头,但又生怕吃亏。

    和人交易,就看谁最先沉不住气。王陵钥匙确实很重要,但贝塔相信,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玩意,有什么作用的人,除了自己,应该没有了。

    既然如此,他也不急,反正以后多的是手段拿到它,比如说……找个机会偷走。

    “看来你不愿意,那太可惜了。”

    贝塔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没走几步,里斯最终还是沉不住气,喊住了贝塔:“阁下,请等等,愿意到我的庄园里聊聊天吗?”

    “没问题。”

    约十多分钟后,贝塔坐到了里斯书房中。

    “这东西本身虽然一直交任长子保管,但它本身并不是继承者的证明。”在贝塔的好奇追问下,里斯讲起了钥匙的来历:“太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听说,这东西是三百多年前,有人送给我们家的。说是让我们保管,总有一天,会有人来拿走它。那位施法者对我们家族帮助很大,因此这玩意就一代代传了下来,但这三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询问过这东西。你是第一个……”

    贝塔心念一动,他突然觉得,这故事中透着一丝古怪。

    “难道你就是那个来取走它的人?”里斯好奇地打量着贝塔。

    贝塔摇摇头:“应该是个意外,我只是单纯对上面的魔法纹路感到好奇。”

    “那也无所谓了,这么多年来,只有你一个人开口,是不是你都没有问题。”里斯笑笑,说道:“那么,能告诉我,如何战胜我的弟弟了吗?”

    里斯说着话,把钥匙推到了贝塔的面前。

    贝塔没有拿走钥匙,只是说道:“事实上,你的重骑兵,面对着你弟弟的驮马骑兵团,是不可能获胜的。轻骑兵天生克制重骑兵。”

    “重骑兵最厉害的地方,是冲击步兵阵,不是用来对付轻骑兵的。”

    这些东西里斯也清楚,可他没有阻止贝塔说话,而是静静倾听。

    “要想对付你的弟弟,也不算太难,只要你舍得花些心思。”贝塔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然后说道:“首先,你得削骑兵和战马盔甲的重量,战马和人,都只装备正面甲,背后的盔甲去掉,这样子能给马匹减轻许多负担。”

    里斯有所意动,但还是问道:“这样的话,骑兵的后背不是很容易受到攻击?”

    “骑兵后背受到攻击,有没有那层甲,都死定了。”

    里斯点点头,觉得贝塔说得相当有理。

    “第二就是,你必须加强军马的耐力。”

    里斯无奈地摇摇头:“我培养出来的军马,已经是全世界最好了的,但体力不足,一直是它们的弱点。”

    “普通手段做不到的事情,魔法却可以。”贝塔手指轻轻在桌面上划动,一个微型魔法阵出现在桌子上:“这是耐力强化魔法阵,可以纹刻到战马上,加强马匹的耐力。”

    里斯的表情明显惊喜起来:“能加强多少。”

    “至少和驮马同一水平。”

    在游戏中,很多魔法师都会这魔法阵,军马和驮马都可刻以上,因此军马依然在体力上比不过驮马。

    但在这个世界,贝塔觉得应该没有多少人会,否则以里斯的身份,他的精锐军马身上,应该都会刻上这玩意了。

    “但万一敌人捕获了我的军马,也会学了这个魔法阵呢?”

    “放心,这魔法阵中,有很多魔法陷阱,不按照顺序勾划,而且注入魔力的手法不对,都会失败,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仿制。所以,就需要里斯阁下你,找一个信得过的魔法师,来向我学习了。”

    “没有问题,那么就请阁下在这里多住几天了。”

    贝塔点头答应了。里斯从贝塔这里拿了一份魔法阵,贴到一匹军马上作试验,然后发现……效果确实很明显。

    然后到了中午,贝塔见到的打算向他学习魔法阵的施法者,一个长得还行的少妇。LV3的魔法师。

    “这是我的情人,席拉。她对魔法阵颇有研究,应该能学得会。”

    耐力强化魔法阵并不算太高深,但如果在魔法阵中加入防复制手段,那就变得高深起来。

    这少妇和贝塔学了十七天,弄得贝塔都快没有耐心的时候,这少妇终于把魔法阵学会了。

    里斯显得极是尴尬,他奉上一个袋子,说道:“抱歉,耽误了阁下这么多的时间,这是我的一点眯心意,请收下。”

    袋子里装有一些漂亮的宝石,贝塔笑着收下了,然后带着钥匙离开了城市。

    前往圣域,就必须得经过法兰斯的王城,法兰城。

    在快到法兰斯的时候,贝塔看到道路前方突然冲过来一辅马车,马车的速度很快,在并不算平坦的路上颠簸,咚咚作响,声音大得让人觉得,这马车下一秒就会散架。

    马车的做工很好,质量过硬,没有散架,但却有个人从里面被甩了出来,掉落在地上,滚了几下,而后远处射来两支箭,咻咻两声,准确地命中了地上的人,直接一命呜呼。

    这人离贝塔有一百多米远,就算贝塔想救都来不及。

    而后马车停下车,车夫踉跄地抱到死者的身边,将其抱起来,只悲怒地喊了声:“七王子……”

    然后他也被一箭爆头。

    我了个去……这是贝塔的第一反应,怎么在路上都能遇到这种宫斗仇杀。

    他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往身上一摸,发现是王陵的钥匙在发热。

    贝塔正皱眉的时候,一直追着马车后方的五个骑马黑衣人,走到两个死者的身边,围了一圈,确定两人死亡后,他们将视线投向贝塔。

    “魔法师?杀了。”

    即使对方蒙着面,贝塔也能听得出来,说话的人,声音很苍老。

    贝塔心中冷笑一声,一枚金币就已经扣在了手上。
文学迷,无弹窗,小说阅读网,biquge